欢迎光临!

正文

3夜探神庙(16/101)

Jun 04
admin 2020-06-04 12:22 新闻资讯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晚上,吃了大年三十的团年饭后,母亲就开始忙着布置奉神的祭品,在家里里外外贴上红纸,点上香烛,然后就在神位前开始呢呢喃喃地祷告起来。卓越问他的父亲:“今年寨子里会不会办‘耍歌堂’啊?”以往每年大年三十晚上,除了雨天外,寨里的人都会举着火把到晒谷场上进行‘耍歌堂’,大家先在中间点起一堆红红的篝火,然后围着火堆一起唱歌、跳舞,热热闹闹地玩上一个晚上。父亲皱皱眉说:“今年村里出了点事,听村长说,今年是不办了。”在山村里,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娱乐的东西,卓越真后悔没有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带回来,这样子起码可以玩玩游戏,否则长夜漫漫都不知道怎样打发时间。卓越把父亲的旧报纸找了一大叠来,随便翻开看看,好不容易熬到11点,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。卓越不把自己搞到很疲倦是不敢睡觉的,因为这样孤独寒冷的夜晚会让他更加想念华衣。他一定不可以让自已想念华衣,否则就无法入睡了。这时候窗外传来了不知名的夜鸟叫声,让卓越突然想起了关在神庙里的芝兰。山区的气温很低,夜里通常都在零度以下,这样的寒夜里被孤独地关在黑暗的神庙里,就算是正常人都受不了,何况是一个有“精神病”的女孩子。“不好现在去看一下,这时候神庙应该无人看守了。”卓越心念一动就决定了马上行动,他带了一支手电筒,就悄悄地出门去了。为了避免引人注目,他一路上都没有打开电筒,山村里根本不可能有路灯,村里的路他早就走熟了,在黑暗中一路摸索着前行。当走过那三户贴着白幡的人家时,他心中难免一近紧张。特别是当山风吹过时,院门发出“啷啷”的响声,仿佛里面有人要开门出来一样。“这里的人都搬走了,根本不可能会有人出来。”卓越在心里安慰自己:“但如果出来的不是人呢?”“怎么可能呢?别自己吓自己。”卓越随即为自己荒谬的想法哑然失笑。再往前走就是通往树林的小路了,在微光中新闻资讯,小路象是一条白色的吊桥铺在深不可测的黑暗中新闻资讯,走在中间的人只要踏错一步就会掉进黑暗的深渊中。卓越在小路中跌跌撞撞地前行新闻资讯,终于来到神庙的面前。神庙是一座木头搭建的吊脚楼,外面被漆成朱红色,形状四四方方的,乍看之下简直有点象一副大棺材。卓越是有生以来第一次靠近这座神秘的建筑,而且是偏偏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。虽然他是无神论者,但人类对未知事物恐惧的本能还是让他感受到强大的压力。他静静地听了一阵,神庙里没有任何声音。他犹豫再三,终于决定拾级而上。这楼梯应该有蛮久的岁月了,脚踏在木制的楼梯上,发出的吱吱的声音,在寂静的夜里,这声音就象是锯齿一样刺激人的听觉神经。卓越每走一步,内心的压力就越强,仿佛是有一道道无形的海浪在阻止他前进。终于上到楼上了,神庙的门正如他所料,已经被一把铭刻着古怪符箓的铜锁锁上,门上两贴了许多纸符。大门是进不去的,卓越走到旁边的窗户,透过窗棂看进去,庙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。卓越正准备把手电筒打开,突然间在他眼前有两点萤光浮起——山区生活的经验让卓越知道,这是野兽在黑暗中的眼睛。“糟糕!难道是野狼窜到庙里去了。芝兰有危险!”卓越马止把手电筒打开,向那两点光照过去。雪亮的灯光立即把那黑暗中的事物照得清清楚楚,那东西根本不是野狼,而是一个少女的脸!“芝兰!”卓越失声叫起来。但眼前这个芝兰已不是他记忆中那个瘦小的瑶家少女:她已经长大了!身高几可及得上卓越的耳根,而她身上居然没有穿任何衣物,苗条瘦削的身体线条象是兰花叶子般纤巧动人,有如花蕾般小巧的乳房骄傲地挺立着;这虽然是一具尚未充分发育成熟的胴体,但已经散发出惊人的青春诱惑力!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,她浅棕色肌肤写满了红色的符咒,惨白的脸上带着凶狠狰狞的神情,简直就象是恐怖片中刚从棺材中跳出来的僵尸!卓越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幕吓呆了,内心想逃,两脚却象粘在地上一样无法迈出一步。芝兰缓缓举起爪子一般的手, 陕西11选5投注技巧向卓越抓过来。就在这时, 陕西11选5走势图远处突然响起爆竹声, 陕西11选5彩票网12点到了, 陕西11选5彩票平台村民们在燃放炮竹庆祝农历新年。卓越被这爆竹声一惊,立刻恢复了神智,他慌忙退后两步,一转身就拼命地往楼下跑。他整个内心都被一种莫明的恐惧笼罩着,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“跑”。“呀……”那凄厉叫声再次响起,整个树林都在回响,仿佛是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一样。卓越拼了命地在黑暗中飞奔,两旁树影地快速地往后退,前面的黑暗却象看不见尽头。卓越想起了阿莫公说过的话:听到哭山鬼的叫声,就会迷失了回家的方面,会在森林里一直走到地狱的门口。“难道自己跑不出这片山林了吗?”卓越心中的寒意越来越重。终于眼前出现了一盏微微的灯火,这一盏灯火,对卓越而言简直就是迷航中的灯塔——前面就是村庄了。卓越一口气跑回自己家门前才敢停下来,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。喘息过后心情才续渐平息下来,他想自己刚才是不是反应过敏了,怎么会给一个女孩子吓得逃之夭夭。但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,直觉告诉他,他所看到的根本不是他熟悉的芝兰,而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。但万一只是自己的错觉呢?刚才看的到芝兰身无处缕,零下的温度里很可能会冷死的!不会!卓越随即想起芝兰的样子根本就是若无其事,如果是普通人,在寒冷的冬天关上这么多天早就冻死了,看来这事情确实不是那么简单!虽然疑团还没有解开,但他已经没有勇气再去神庙探访了。今晚他第一次发觉到未知世界的恐怖,那里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预料和控制的。现在只能先睡觉,明天再作打算了。卓越悄悄地回到屋里,走过客厅时,神位上的两盏油灯突然“扑“地熄灭了,客厅里变得漆黑一片。卓越吓了一跳,只听到自己心里“扑扑”的跳,不由自主地握紧两手的拳头。过了半晌,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卓越松了一口气,新闻资讯知道自己又吓了自己一次。为了避免惊醒父母,他没有开灯,摸索着回到房间。半夜里,卓越被一阵震天响的狗叫声吵醒了。今晚不知怎么搞的,感觉特别冷,寒气透过棉被一阵阵地袭来。而被子越来越重,象一个沉重的铁锅似的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卓越的本能告诉他,在黑暗的背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压迫着他,那是一种可以催人心魄的恐怖力量。卓越想反抗,但却浑身不能动弹;他想还击,但在黑暗中却根本看不到对手。这一种被人操控的感觉让他产生了极大的愤怒。他集中精神,竭力想将全身涣散的力气运聚起来。他这一运劲,就突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慢慢地从身体内部激发出来。那力量虽然象游丝般若有若无,但流过的身体部分立刻就不觉得寒冷了。那股力量从卓越的体内弥漫到他的身体四周,但一透出体外就好象碰到了一堵无形的墙一样被挡住了。卓越感觉得自己的手可以慢慢动了,他用力地抬起手,想把身上的棉被掀翻。但没有用,棉被背后好承载了整个海洋,无论他用多大力气,一碰到它力气就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“我一定要击败你!”卓越倔强的个性这时候发挥了作用,而且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学会了操控体内那股力量。“啊……”他双手紧握着拳头,体内的力量在迅速地被激发、提升,那张棉被神奇地离开了他的身体,悬浮在离他一尺高的半空。两股力量在虚空中互相抵砺、消融,双方都无法再进一步。黑暗中有两点萤光慢慢地浮现出来,渐渐地幻化出人形——芝兰张开双手出现在他的上空。她浑身都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光辉,一头象蛇一样的乱发无风飞舞,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。卓越记起那三户贴着白幡的人家,心想:“难道第四个要死人就是我?”“不可以!”卓越在心里狂叫:“我还有许多心愿没有完成,我不可以就这样死去!”“玉蟾,你真的那么讨厌我吗?”芝兰的声音带着无比的幽怨和哀伤,眼里突然流出了泪水。那泪水竟然是暗红色的血,流在惨白的脸上是如此的触目惊心。芝兰的身躯在空中缓缓地降落,就象是一片薄雾般“透”过了棉被,来到了卓越的脸前。卓越只觉得胸膛上有两点冰冰的,那是芝兰那冰凉的乳尖轻轻的触碰着他。那种感觉极奇妙,就象是指尖轻轻接触着水面时一样,若有若无、如幻似真。“玉蟾?玉蟾是谁?她认错人了吧?”卓越奇怪地想,差点就想大喊:小姐,你点错相了,你想砍的人不是我。芝兰轻轻地抚着卓越的脸,她每一个手指的指甲都是黑色的,锐利得象尖刺一般,刮过卓越的肌肤马上就起了鸡皮疙瘩。“我已经等你八百年了,陪我一起下地狱吧!”芝兰的手指突然一用力,利爪般的手指已经刺破了他的头颅,要擭取出他的灵魂。“不!”他大叫一声,体内的力量突然象原子弹的冲击波般暴发出来,冲破了一切禁制,席卷四方。那股力量所到之处,房间里的一切事物都飘浮起来。“啊!”芝兰惨叫一声,闪电般往上退开。卓越惊奇地发现:在这股力场范围内的事物,就象是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,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它们的存在,还可以对它们进行随心所欲的操控。他本能反应的一运劲,一切飘浮着的物件,全部象炮弹般射向芝兰。芝兰的身体萤光一闪,消失了。卓越浑身的力气都泄掉了,身体一松,跌落向无心的深渊。“啊!”卓越大叫一声,发现自己“跌落”在床上,窗外天色已经微明。“原来是一个恶梦!”卓越用手抹抹额上的汗水,这个梦实在是太迫真了,简直象是亲身进入到恐怖电影中一样。身上阵阵的寒意让他发现,棉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踹开了。但他随即发现,情况并不仅止于此:床上的蚊帐,象被人剪了许多刀一样,碎成一缕缕布条;满屋散落的物件,就象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地震。“怎么会这样?”卓越心中惊疑不定。“到底刚才是不是在做梦,还是现在还在梦中。”他突然发现自己身体从肚脐部位有着一种轻微的颤动,那种颤动一波又一波地扩散到全身,所到之处,有一种温暖舒服的感觉,如沐春风。而且他的双手又热又涨,似乎有一种无形有质的东西要从里面涌出来。卓越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,手掌上缠着的绷带已经在睡梦中脱落了,他吃惊地发现:手背上的伤口竟然已经完全愈合了!手背上的皮肤光滑完整,连一丝疤痕都有没有!他试着把两个手掌并拢在一起,但两个手掌竟然象是同极的磁石一样,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斥着无法靠近。卓越心头狂跳,想起了梦中操控这股力量时的感觉,他把手掌遥对着跌在地上的一支铅笔,用力运聚力量,心中喝一声“吸”。地上的铅笔就象是被一根无形的丝线牵着一样,“嗖”地飞进了卓越的掌心。卓越就象是被一座大钟罩在头上猛敲了一下,头脑“嗡嗡”作响,他吃惊地看着自己的手掌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然而手上的铅笔是真的,他用左手狠刮了自己两下,这支铅笔仍然是真的,自己居然把梦里的特异功能带到现实中来了!“难道是气?这是气功的作用!”卓越的求学时期正好是10亿人民大炼气功的时候,那时候“海生法师”、“大气功师阎森”等“现代超人”的名声正如日中天,“大气功师”“特异功能者”就象春天的野草般长得遍地都是,各种气功培训班门庭若市、人满为患。在这种大潮流下,好奇的卓越也偷偷地跟别人练了几个星期气功,当时已经练到有明显的“气感”了,可惜没有师傅指点,另一方面学业繁忙就此浅尝辄止。但当时真气在体内流动的奇异感觉是深刻的留在记忆中了,以至数年后气功神话破灭,名声显赫的大气功师、特异功能大师一夜之间全部被揭露成骗子,卓越仍然坚持认为,也许那些大师是假的,但气功是真的,因为自己亲身体验不会骗自己。但自己根本就不算正式练过气功,那么身上的气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卓越尝试着再运行一下体内的真气,但就一下子又懵了:刚才还在体内汹涌澎湃的真气,此刻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卓越又试运了几下气,除了把自己的脸憋得通红之外,没有任何反应。卓越长吁一口气,感觉得自己的神经快要错乱了。一切都消失了,只有手中的铅笔和满地的杂物证明着那曾经发生过的一幕。

原标题:和平精英:游戏中女玩家超过男性?其实你被骗了!

,,黑龙江11选5